姑苏云梦

十里芳华③

 文笔渣,人物ooc不喜勿喷

 
——————————————————————————
       可白真还不能把青丘四殿下的身份亮出来,若是让阿爹知道自己私闯凌霄殿就算不把自己的狐狸皮扒来,一顿数落也是免不了。白真道:“小仙乃是十里桃林折颜上神的座下小仙,未经折颜上神准许私自认义父怕是多有不妥”天君惊奇这白真与折颜还有关系,“小仙君还与折颜上神有牵连”?白真道:“小仙现如今在折颜上神座下修行,虽未拜师,却也算是折颜上神半个弟子”那就更有认他做干儿子的必要了。白真也只是一个小孩子只要稍加利诱,还怕他不从,若他真不知好歹,用些手段把白真当做质子留在天宫。狐帝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可他忽略了一个神,白真口中的折颜上神,说起这货现在正在镜前向东华夸他家小狐狸反应机敏呢,那神情在东华看来是要多讨厌有多讨厌,(东华:你是跑我这来秀媳妇来了?小心那狐狸真让天君收去做干儿子)
  白真继续推脱着:“若小仙真认天君做义父,恐怕连辈分就很是个问题,所以此时小仙觉得还是算了吧”在别人听起来好像是在自卑不敢高攀,可也只有天君能听得懂是在讽刺,天君何时被这般对待过。当时就没了耐心,脸色也变得暗了起来。觉得白真私闯凌霄殿,自己不但没计较,反而好声好气的对待着,在外人看来自己想收一只野狐狸做干儿子还被驳了面子,自己若不好好教训他,天君的威严何在
  便说:“你私闯凌霄殿本是死罪,本君有意为你开脱,你既不领情,便接受应有的惩罚吧”说着一掌击向白真,虽说天君法力并不高强可年仅千岁的白真哪里受的住,当既吐了口鲜血,反正自己也不知道白真是谁,这的神仙也不知道。况且本就是白真私闯在先,就是日后狐帝知晓,也没什么理“来人,把这只野狐狸带出去丢进诛仙台”随着天君的一声令下,两个天兵向白真走来。白真暗叫不好“我看谁敢”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声音的主人正是和东华一同走来的折颜上神。
  天君闻声让天兵退了下去,对折颜甚是了解的东华看了折颜现在的脸色默默的给天君点了根蜡,折颜过去抱住白真说:“真真对不起,折颜来晚了,让你受伤了”“折颜…”白真晕了过去,说着凝聚法力为白真疗伤,只见折颜收了法。将白真放在软垫上,飞身上主座将天君拽下来,眼神中满是怒意,仿佛要一把火烧了凌霄殿说:“给真真道歉”旁边的神仙也都知道折颜上神半神半魔动不得怒,也都不敢上前,天君哪见过这架势,哆哆嗦嗦的给白真倒了歉,还睁着眼说瞎话的说不知道这是折颜上神的人,多有冒犯
  折颜又将白真抱在怀里说:“你天君伤了我折颜的人,这笔账该怎么算”天君求助的看向东华,而东华看着自己的鞋子正在考虑是不是该换了,折颜也不给天君想太多的时间一挥手断了天君的一半经脉,天君疼的大叫一声晕了过去,折颜抱起白真除了凌霄殿向十里桃林飞去,央错这才敢传药王来救那作死的天君
  折颜很自责,应该说是非常自责,如果自己可以早去一会,真真就不会受伤。白真醒来后看到折颜的样子说:“折颜对不起,我给你惹麻烦了”折颜:“真真,该说对不起的是我,若我早去一会,你就不会被那不知死活的天君所伤了”白真听了这话说:“这怎么能怪你呢,明明是我闯的祸,再说了,你不是都替我报仇了嘛”
  “真真,把药喝了”折颜端着药碗走了过来,白真看到那黑乎乎的药皱着眉头把嘴撅的可以挂油瓶说:“折颜,你是不是为了报复我乱跑,在药里放了什么特别苦的东西”还在床上滚来滚去的说“不要喝,不要喝,真真不要喝苦药”折颜见状捏了捏小狐狸的脸道:“我怎舍得在真真的药里放特别苦的东西,我这有在昆仑虚讨的桃花蜜你要不要吃”“要吃要吃”白真一看到花蜜,马上点了点头,然后视死如归的接过药喝了下去,苦的眉头都拧了起来,马上拿起桃花蜜,将拧紧的眉头化开过了几日,白真在折颜上神无微不至的照顾下,受的伤也完全痊愈了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