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云梦

没有标题③

宴会终于结束了,老身逃命似的带着阿柠回到了洗梧宫,一块来的还有成玉元君,给阿柠安排好了住处还不等老身坐下喝杯茶喘口气,小九就来了,想和小九商量一下对策,便让成玉带着阿柠四处走走
    成玉姐姐很是有趣,不像宴会上有的的神仙,净说些场面话,走着走着又遇见了宴会的那个粉衣上神,于是向他拜了一礼,他说他叫折颜,还让成玉姐姐走了,说是与我有缘要单独和我说说话成玉姐姐犹豫片刻还是离开了,想来这位折颜上神也是可靠的吧。
  散席时看到小五“仓惶而逃”肯定有什么古怪,还说那孩子是路上减的,还真当本上神是三岁小孩好忽悠啊?便去了一览芳华去一览芳华的路上竟又遇上了那个小娃娃,
  “小娃娃,你小小年纪就已是上仙,可真真了不起”折颜上神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说到。“上神谬赞了,小仙只是比其他人运气好点而已”我回答到,
  我问起了她的名字,她说她叫檬儿,我问他她爹爹是谁,她却说她阿爹教导过,不能随便告诉别人自己阿爹是谁,这孩子可真是一个有趣的孩子。就像真真小时候一样…… ,与她聊了一会,便看到她面露困色。毕竟是一个小孩子,这个时辰也该休息了
  那折颜上神说要送我回去,我说此地离我休息之处不远,就不劳烦上神了,只见他唤了声成玉,正在偷听的成玉姐姐果然从一根柱子后面笑着走了出来,是时候说再见了,望着折颜上神的背影我喊了一句:“上神,我很喜欢你,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吗?”他回过头来,轻笑着说:“当然会啦”
  (不会也得会呀)
  在一同的劝说下,白真回到了青丘狐狸洞。狐帝夫妇对他很是想念,看到白真,狐后泪如雨下,狐帝虽然很高兴,却还是扬着鞭子要打白真,却被狐后娘娘给训了一顿:“你是真真的阿爹,你要打真真我不拦着,但你若是敢打他,我就敢把你打出狐狸洞,以后你也别想回来了”狐帝立马怂了,这下白真倒是劝起自家阿娘不要生气了。狐(妻)帝(控)也说到:“夫人莫气,真真是我亲儿子,我哪舍得真打他,开个玩笑罢了”换得狐后娘娘一记白眼。狐后拉着白真问这五百年里他去了哪,过得好不好

没有标题②

  四哥四哥,我想带阿柠去九重天,阿柠都五百岁了,让她一直在凡间也不是个事啊。
  好你带她到九重天住些时日吧,正好,我也有些事要办
  小五带着阿柠去了九重天,而我也是时候回去看看了。
  我没有去青丘谷内,而是去了北荒府,现在北荒府的女主人是我儿时的好友,狼族女子一同。
  当年醉酒后的一夜,让我怀有了身孕,但为了帮一同和她腹中的孩子,我说她腹中的孩子是我的,也就把她接到了北荒府,折颜误会与我,本想着和折颜解释清楚,不想又生变故,不知是否因为一同之事,折颜与天族公主不清不楚,甚是暧昧,我一气之下去了凡间整整五百年。
  来到北荒府门口,我见到了云生 ,云生那孩子看到我很是惊讶,也答应我不告诉别人我回来的事, 进到府内,北荒府与五百年前没有什么两样,一同也还是老样子,不过,她和我一样有了一个女儿,名唤今姚。        一同看到我回来了,很是开心,向今姚介绍着我,“姚儿,这是北荒帝君白真上神”,之间今姚向我行了一礼唤我父君,我微微皱了一下眉,一想她可不就是我名义上的女儿吗,便点头应了下来
  君上来了,我自然很是高兴,我跟他说让他留下吧,不要再离开了,我对不起他,也许每个母亲都是自私的吧,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向四海八荒解释清楚这件事,让他五百年都没有回仙界,让他时不时受四海八荒的非议,让折颜上神误会与他,直到后来我才向折颜上神解释清楚,我看得出的,君上心悦折颜上神,在北荒府,我总有种鸠占鹊巢之感
五百年了,真真一直躲着我,接到了九重天发来的帖子,本来我是不喜参加那些宴会的,但也想去九重天问问小五那丫头关于真真的消息,虽然问了五百年都没有问出什么,但我确信小五那丫头肯定知道些什么。稍微收拾了一下,便和毕方去了九重天。到了九重天落座后看见小五就坐在宴席的对面,她的身边坐着一个额头上有着火红印记的青衣小娃娃,很是漂亮,只是那小娃娃和真真有着说不出来的相似,我看着那娃娃,那娃娃也在看着我,小五倒是显得有着坐立难安。
  我活了十几万年,还没有什么时候是像今日这般紧张的,原本是像带着柠儿参加九重天宴会,很不巧,遇上了折颜上神。他一个情趣优雅,品味比情趣更优雅的远古上神,不是从来对这种宴会不感兴趣的吗?参加就参加吧,还一直盯着我和我旁边的阿柠看,更不巧的是,阿柠这傻娃子也一直盯着他,看的我原本就虚的心更虚了,宴会还在继续,这时候成玉来了,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我便和成玉唠闲嗑,谁知成玉这傻孩子,来了一句让无比慈祥的老身想揍她的话,“姑姑,这孩子是谁啊?和四叔有几分相似呢”。。。用余光看了一下折颜,他好像对此也很感兴趣。 。
  姑姑笑着打哈哈说我是她路上捡的,正在喝水的我呛的满眼泪汪汪的,姑姑连忙为我顺气,九重天很大,我也很喜欢那位名叫成玉的姐姐,我看到了一个身穿粉衣的上神。很巧,他也在看我,那人和阿爹藏起来的画像中所绘之人,那他又是谁?和爹爹又有什么关系?

没有标题

不喜勿喷,谢谢

——————————————————————————

  阿柠,你慢点跑,别摔着。一男子笑眯眯的叮嘱正在玩耍的女儿
  阿柠出生已有五百余年了,我离开仙界也有五百余年了,不知那人可还好?如果五百年前我肯听折颜解释,如果我在勇敢一点……罢了罢了,过去的事就过去了,现在只要我的女儿好好的,其他的也没那么重要
  了
  真真走了五百多年了,这五百年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他。可是真真,你为什么要躲着我?为什么不让我找到你?就连小五那丫头也不肯告诉我。真真,现在的你是否有了妻室,有了几个可爱的孩子?真真,五百年前的事真的是一场误会,我与她真的没有什么,真真,你快回来吧,老凤凰想你了
  那老凤凰也蛮可怜的,我到底要不要告诉他真相呢?他如果知道自己有了一个天资极好又顶顶漂亮的女儿,一定会美的冒泡吧,但倘若他不接受四哥岂不是要受这四海八荒的非议?五百年前,他跟那什么公主不清不楚的才把四哥给气走的,也活该他几百年见不了女儿见不到我四哥。老身向来都是缺根筋的,他们之间的事,老身看不透彻 。
  五百年了,阿真。我的心意你当真看不懂?阿真,我苏陌叶心悦你已久
  我发现了一件事,苏哥哥喜欢我阿爹,不是阿柠喜欢阿爹的那种喜欢哦,可是很可惜,阿爹好像只把苏哥哥当兄弟。我经常在想我到底是怎么来的,有段时间我竟然怀疑我是苏哥哥和阿爹的孩子,现在想想实在是太荒谬了。作为四海八荒飞升最早的上仙,我还是很聪明滴,我敢肯定阿爹心里一直有一个人,或者说是一个神,没有多余的位置留给苏哥哥了,心疼苏哥哥的同时,我也在好奇那个人究竟是谁
  

一家三口④

接没想到(不知道)名字的生子文

这一篇文涉及生子,不喜勿入
  人物ooc,文笔渣,略有不合理
  不喜勿喷
   ——————————————
     众仙惊叹白柠比白浅还要美上三分的容貌的同时也甚是好奇这折颜上神和白真上神带来的团子到底是谁,白止觉得这是个机会将白柠的身份公之于众,就向众仙介绍了白拧:“这是白柠,今年五百岁,品阶为上仙,本上神的小孙女,北荒帝君白真上神之女,青丘小帝姬,下一任狐帝”
  这下四海八荒炸开了锅,青丘白柠这个名字传遍了四海八荒。大家都在想这白柠五百岁就已是上仙,还是青丘五荒的储君。未来不可限量,能与她相比的恐怕也只有战神之子了。 同时也在想这个小姑娘以后会嫁给什么人。
  自回来后白真带着白柠一直住在狐狸洞,折颜那厮在桃林害起了相思病。联合白柠说服白真到桃林来住,奈何白真一直不同意,忽然想起白柠喜欢医术,便打着传授医术的旗号时不时的来狐狸洞,由于白止夫妇在外云游,狐狸洞内也只有白真和白柠和大管家迷谷,白柠提议让折颜在狐狸洞住下,折颜也没客气,就直接住在了狐狸洞。折真还是没有捅破窗户纸的暧昧关系过了几日,白真很纳闷,这柠儿该不会是喜欢上迷谷了吧?怎么经常拽这迷谷出去玩,和迷谷呆在一起的时间比和我呆在一起的时间还长?
  (白柠:呵呵,阿爹您想多了,您和折颜上神下棋,斗嘴,折颜上神哄您吃药,您和折颜上神钓鱼钓着钓着就靠在人家身上睡着了,还留着哈喇子,折颜上神宠溺的把您抱上榻在您身边躺下抱着您睡……等等…您觉得我出现在这些镜头里合适吗?柠儿可不想做一个蜡烛头子杵在那被喂狗粮)
  
    白柠:
  青丘东荒女君,青丘五荒储君
  万羽公主,凤族和青丘的少主
  辈分最是让人理不清,与折颜
  父女相认后折颜为了不让自己
  白柠辈分上吃亏,把白柠在四
  海八荒的辈分提到了和白真白
  浅一辈,四海八荒见之都要尊
  称一声小姑姑。东华的义妹 在
  凡间长到五 百岁才回到仙界,
  后被封五荒储君
  爹爹:折颜,白真
  爷爷:狐帝
  奶奶:狐后
  姑姑:白浅
  姑父:夜华
  义兄:东华
  堂姐:凤九
  表哥:白辰
  外甥:滚滚
  伯父:白玄
  白奕,白颀
  她是一个可怜的孩子,逆天而生,
  出生之时就引来天雷,自小被藏在凡间。到了五百岁才得以回到仙界,与父相见却不得相认,小小年纪便要做女君担起一荒之责,还是未来的狐帝,身上背负着的是整个青丘。
  她是一个幸福的孩子,生来就是上仙,天资聪颖,在凡间五百年也是无忧无虑。回到仙界有那么多疼她的家人,还都是四海八荒没人敢惹还是超级护短的性子,白家将她视为掌上明珠,还稀里糊涂的
  与曾经的天地共主,现在的堂姐夫隐藏的妹控东华结拜了。
  折颜:唯真真与柠儿不可负也
  白真:折颜,我们一家三口要一直幸福下去
  白柠:柠儿是四海八荒最幸福的小狐狸了
  白止:折颜,老子宰了你,你对我儿子做什么了?他怎么就生了你的孩子?
  狐后:老白你淡定点,远古上神给你当儿婿不挺好的
  白浅:整日被塞狗粮,我只是一个希望四哥好好的的吃瓜群众
  凤九:姑姑带小九一个
  东华:九儿,滚滚,柠儿,这三人谁动一下试试
  白辰:我那小表妹可招人稀罕了
  滚滚:姑姑?小姨?我到底该怎么叫?
 ————————
  
  我想从②开始分两个版本来写,

十里芳华⑧

人物ooc.
不喜勿喷

  折颜一到桃林就见白真一身血痕的躺在桃林,旁边的一颗桃树也被劈焦,折颜快步走向白真,“真真,真真”折颜感觉自己的心从未这么的疼过,比这天雷劈在他的身上还要疼,折颜抱起白真把白真放在榻上,颤抖着双手给他检查伤势,处理伤口,好在白真修习仙法不像白浅那样插科打诨,仙基稳固,五道天雷下来也是性命无虞。
  因为伤口的缘故,白真发起了高烧,折颜给他喂药,怎么喂就是喂不进去,最后折颜给自己灌了一大口,以口对口渡给了白真。渡完药白真又迷迷糊糊的说起了梦话
  “折颜…,折颜你是不是还在生气?折颜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我以后再也不见那个公主了,你不要生我的气…不要不理我,”说着还轻轻的呜咽了起来,折颜坐在床边摸着白真的脸说“真真,我没有生气,我只是害怕,害怕你会离我而去,也许墨渊说的对,我对你动了情”,看到你满身伤的样子,我真的好心疼,真真,我心悦你,你可知?”折颜轻轻一笑继续说道:“没关系,我可以等,等你长大,等你明白什么是爱什么是依赖,若你对我只是依赖或单单只是看我一人在桃林孤单的可怜才想来陪我的话,我愿意放手,看你娶妻生子,默默护你一世” 说完在白真额头印下一吻 ,想着白真飞升上仙了,自己送什么样的礼物好,给真真的礼物一定的是四海八荒最好的,想起白真说过想要一个坐骑,不如就把四海八荒修为最高的远古神兽毕方猎来给真真当个坐骑吧。
  过了一会白真的烧退了,白浅来了十里桃林,看到自家四哥的样子,忙问折颜发生了何事,折颜将事情的经过告诉白浅,并让白浅好好照顾白真而他去一趟西山猎一只毕方来给白真当坐骑,白浅想不愧是远古上神,猎上古神兽当坐骑让他说出来,让她都要觉得是像小孩过家家那般容易的事了,折颜出去后,白浅心疼的看着躺在榻上的白真。不一会白真醒了,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竟然不是折颜,嗯…不开心,想着折颜是不是还在生气,不过看到小五也不错,白浅告诉她折颜去给他猎坐骑了,白真想自己不过是无意中说了一句,折颜竟真的放在了心上,想到这幸福的笑了,看到厨房里有折颜熬的粥,白浅盛了两碗,两只狐狸边喝粥边等折颜回来。
  白浅想比自己大一千岁的四哥飞升上仙了,自己也得努力了,不过她的努力也只是嘴上说说罢了,
  吃完饭白浅给白真读话本子解闷,白真听话本子听的也是津津有味,不一会折颜回来了,更准确的说是带着一只火鸟回来的白浅第一次见上古神兽,对其甚是好奇,便左摸摸友看看的,看毕方面瘫着脸还问他:“你都不会笑的吗?”废话,毕方想,在西山正呼呼大睡呢,被一只凤凰猎来当坐骑,给折颜上神当坐骑也是一件梦寐以求的事,可是却是给一只三万岁的狐狸当坐骑,这要是还能笑得出来,心得多大
  
  

一家三口③

这一篇文涉及生子,不喜勿入
  人物ooc,文笔渣,略有不合理
  不喜勿喷
  
        听到白真要回来的白浅别提有多开心了,她终于不用在折颜和爹娘面前撒谎给白真打掩护了,当初白真走的时候,折颜数次问她白真的去向,她可是绞尽脑汁才瞒了过去,
  折颜想知道白真去了哪就去问白浅,白浅骗他说白真封了法力,记忆去了凡间第俩千三百个凡世,折颜就去太晨宫找司命,司命说白真是自封法力记忆下凡游历的,在他的命薄中找不到,折颜只好去那一处凡世找,找了数十年,快把那一处凡尘给翻上一番了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白真的踪迹。
  担心白真出事的折颜看白真的命星没什么异常也就去闭关了
  回到了狐狸洞,狐帝狐后看到白真激动不已,对他带回来的小团子也甚是好奇,白真告诉他们,这是他在凡间时所生,叫名字单取了一个柠字,听白柠一口一个奶奶甜甜的叫着狐后的心里都快乐开了花,狐后想:本来小五告诉我小四封了记忆,法术下凡轮回游历去了,还很是担心,现在给带过来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孙女,不错不错。白止听白真说这孩子这么小年纪便已经是上仙对白柠更是赞叹不已,想着凤九自嫁入太晨宫后很少管理东荒,前几日又把东荒的地位重新交给了白止,白止正发愁让谁来接任呢,这孩子天资如此,过几年便让她接任东荒吧。刚要开口问白真这孩子的娘亲时,折颜来了
  狐后见折颜来了,连忙给他介绍,这是白真下凡的时候生的,还让白柠叫爷爷听到这话白真的太阳穴一突,这哪是爷爷,这是亲爹。只见折颜一个踉跄,:真真居然有了孩子,他的真真怎么可以同别人有孩子,自己之前真应该去司命哪把真真下凡的桃花全折断的。折颜后悔了,后悔为何没有早一点对白真表达心意,可是看到白柠后,非但没有厌恶感反而很是喜欢,罢了,想来这孩子也是白真失去记忆轮回游历时所生,她的娘亲也只是一个凡人,真真没带她回来想必是已经去世了,这样他和白真还是有机会的,就接受了这个孩子吧,只是他的真真,从此只能属于他一人,这一次,他绝对不会放手,折颜上神展开了他的漫漫追妻路
  白柠自见到折颜的第一眼起就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本来是想叫他爷爷的可是说出来的却是:爹爹,几人皆是一愣,折颜觉得,自己不是应该非常讨厌她的吗?为何对她有种说不上来的亲切感?唉…毕竟是真真的女儿,和白柠说着说着话,折颜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小狐狸了,最后干脆还收为义女了,白真全程黑脸,:这是无视我吗?问过我的意见吗? 你是她亲爹,义什么女
  折颜和白柠讲了很多他和白真的故事,因为他觉得,这个孩子可以给他和白真当当助攻,就算不助攻,也让她知道他对白真的真心,希望她不要当拦路狐,听了折颜讲的故事,一向聪慧的白柠已经觉得有可能这个要收自己做义女的折颜上神就是自己的另一个爹爹
  接下来的时间里,白柠一边证实着自己的猜测,一边考虑着什么场合适合认爹
  白柠对苏佰叶下了九尾狐特有的迷魂术,套出了事情的真相,原来折颜真的是她的父亲,可是白柠知道白真不告诉别人甚至都不告诉她和折颜一定有自己的道理,所以白真不说,白柠也不会说
   折颜爱白真,可他不知道白真爱不爱他 ,只要白真爱他,他不介意白真和别人有个女儿,况且他还挺喜欢白柠,一定会将白柠视如己出
  白真爱折颜,他也不知道折颜对他是什么感情 ,他很想告诉折颜柠儿是折颜的女儿,可他怕折颜对他并不是男女之爱
  俩人就一直这么没捅破窗户纸的暧昧不清
  这可把白柠给急坏了,想着:两位爹爹何时才能互相表白,柠儿可还等着认爹呢,以后他们亲热的时候,柠儿定要滚的远远的,千万千万不能打扰到 。
  可是白柠也很纠结,她的苏佰叶哥哥好像也喜欢她家爹爹,她虽然希望她的两位爹爹在一起,可是这么多年苏佰叶所做的白柠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白柠想:看爹爹心意吧,无论爹爹与谁在一处,只要爹爹幸福,柠儿都不会反对。
      这一天天宫设宴,桃林一家三口全都出席,白柠看天挺亮的,不需要她这个夜明珠便自觉的滚的远远的去找她的阿离哥哥。
  
  
  
  
  
  
  
  
  
  
  
  

没想到名字的生子文②

这一篇文涉及生子,不喜勿入
  人物ooc,文笔渣,略有不合理
  不喜勿喷

本来想改改的,也不改了,感觉写跑偏了,
  这一章没有折颜的戏份
  白真现在是个“孕妇”作为感动四海八荒好哥们的苏佰叶当然得好好照顾他,白真说想吃桃子,可这个季节除了十里桃林别的地方哪会有桃子,但作为白真现在唯二的依靠,苏佰叶“视死如归”的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料蒙上面潜进十里桃林给白真摘桃,被白浅看到被当成偷桃的贼,被追着打,白浅一扇子把苏佰叶的蒙面扇下后,才知道是怎么回事,跟他说,四哥想吃桃子给她说啊,用得着过来偷吗,苏佰叶一想,对啊,他怎么没想到,怎么这小真一怀孕他也跟着傻了起来。
  白真吃着苏佰叶带回来的桃子,想起了折颜,也不知道他现在好不好?有没有想自己想着想着就哭了出来
  苏佰叶想着白真怀着孕哪也不能去,什么也不能做,怕他闷着,就买了好多孕期宝典,育儿百科给他看,也给他自己买了这话本子,结果白真看起了话本子,苏佰叶倒是研究起了孕期宝典。
  白真的身子越来越重了,苏佰叶怕白真自己出什么事,干脆在俊疾山住了下来,兼职“老妈子”伺候白真起居,一天,苏佰叶给白真做饭,白真看到苏佰叶忙碌的身影说道:“苏兄,谢谢你,在我最困难无助的时候帮助我,照顾我”苏佰叶道:“不用谢我,你妹妹是天族未来天后,我这是在讨好她,若不是看在男子怀孕百万年难得一遇还有儿时和在战场上你救过我,我早就不伺候了”虽然嘴上抱怨着,可手上的动作却是一点也没慢,一会饭便做好了,白真看着苏佰叶做的菜说:“这就是神与神的差别啊,我做的饭都是乌焦乌焦的,你做的却是这么的色香味俱全”白真,你不知道的是,他是为了你才专门学的做饭
  怀孕的人都爱吃酸的,白真也不例外,苏佰叶弄了两大桶万年老陈醋放在了白真的屋子里,熏的白真两天没回屋,苏佰叶意识到自己弄得太多了,就找了几个精巧的瓶子装了几瓶放在了厨房,看白真吃柠檬吃的起劲,就挖了几颗结满柠檬的柠檬树栽在了俊疾山小屋前,这也是白真给女儿取名白柠的原因。
  三年不过弹指一瞬,白真生了四海八荒最漂亮的狐狸白柠,生她的那天白真首先感到肚子有阵痛感,然后就痛的不得了,在床上想打滚却还不敢打滚,白真是个男子也不能找接生婆,苏佰叶想到自己前些日子看的书中所写的怎么接生孩子,准备了热水,剪刀,针,线,蜡烛,白绫(鬼知道他准备这些干什么)拿毛巾给白真咬住,然后拿起了剪刀吓得白真连问他要干什么,正在苏佰叶准备扒白真裤子的时候,突然白真从口中吐出了一个圆球,肚子是不痛了,可是下巴脱臼了
  (抄捉妖记中的情节)
  远在十里桃林的折颜心口突然一痛
  白柠一生下来就受了三道天雷,天火烧了三天,飞升了上仙,化为人形是三四岁孩童的样子,倒是给白真省了不少事,不然让他带一个婴孩,他还真不敢想。
  这孩子既有凤凰的高洁,又有着狐狸的机灵,很是讨人喜欢但白柠有一点却与常人不同
  苏佰叶和白浅常常来看他们,白柠也很喜欢这个姑姑,也很喜欢那个逼她叫苏哥哥的人,把他们当初除了白真外最亲的人,白真尝试着给白柠做饭,做的饭却总是难以入口,便麻烦当地的土地给白柠做些饭食,如此,就是五百年。
  五百年间,白真对教白柠法术这件事上,也不曾松懈,白柠的法力也算是对得起上仙这个名头,她和她父亲折颜一样对医术着迷,就跟着当地的一个还算不错的隐居的药仙学习。
  “爹爹,饭做好了,我们开饭吧”
  由于白真做的饭食实在是一言难尽,白柠小小年纪便精通庖丁之术,父女俩吃着饭白柠说:“阿爹,你与柠儿是神仙为什么不像姑姑那样住在仙界而是住在凡间?柠儿还没去过仙界呢,听姑姑说柠儿有一个很好很好的奶奶柠儿也好想见见呢”白真想到自己已经在这凡间五百年了,不知道折颜现在可还好,听白浅说他闭关了,也不知道出关了没有,白真压下心中的苦涩道:“对啊,柠儿可是有一个四海八荒最好的奶奶呢,等以后带柠儿去见,奶奶定会喜欢你的”白柠点了点头说道:“嗯,柠儿等着”白真笑着摸了摸白柠的头,然后父女二人继续吃饭
  吃完饭,白柠去找药仙讨要医书去了,
  白真觉得有必要带柠儿回仙界了,他自己怎样倒无所谓,可柠儿还小,他不可能让她一直就这样一直和他藏身在凡间,而现在他要带白柠回去,他的女儿是至尊无上的九尾狐,是青丘的帝姬,他就要让白柠得到青丘帝姬应该得到的。
  待白柠回来白真郑重其事的问白柠:“柠儿,你不是一直想去仙界看看吗?阿爹带你回去好不好?”白柠一脸喜悦的说道“好啊,柠儿也很想见见爷爷奶奶呢”白真道:“那柠儿快去收拾东西吧。”跑进房间收拾东西的白柠拿出一个羽佩,白真跟她说过,这个羽佩万不可离身,所以这么多年自己一直带在身上,细心保存,白柠想:我知道自己没有娘亲,是阿爹所生,也许这就是阿爹一直带我在凡间的原因吧。这羽佩应该是凤凰的羽毛制成的,难道自己的另一个爹爹是凤凰?回到仙界定要找到那个父亲。白柠暗暗的下定决心
  ————————
  下一章,父女相见

十里芳华⑦

人物ooc,文笔渣,不喜勿喷

——————————————————————

墨渊的点醒

————

  “真真,小五说的,可是真的?”折颜强压着醋意问道,这是转念一想自己又有何资格吃醋?自己又是真真的什么人呢?师父?挚友?长辈?“折颜,折颜你别听小五胡说,我怎么可能喜欢那个公主,只是把她当朋友而已”白真知道折颜误会了,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忐忑的回答到。
  折颜坐了下来慢慢的说到:“真真,我知道,我比你年长二十万岁,你现在也快三万岁了,有自己的朋友,或者,有自己喜欢的人,这很正常,我…我没有不高兴,只是觉得真真长大了,我可以这样经常陪着真真的时间也不多了,嗯…就这样…”“折颜,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白真急切的问道,折颜没有回答白真,而是和他说找墨渊有事去了昆仑虚。
  “呦,兄长来了,可是那小狐狸又要吃桃花蜜了?”墨渊轻笑着问道,“墨渊啊,你兄长我难不成除了要花蜜,就不能来你这昆仑虚了?”折颜翻了个白眼回答道,“能啊,怎么不能,欢迎之至。”折颜在软座上坐了下来,什么也不说一直灌自己酒,墨渊见他这个样子,不免疑惑,以前追当今狐后没追上也没见他这样过啊,我得问问这是发生什么了
  墨渊问折颜这是怎么了,折颜无比失落的说白浅说白真有了喜欢的女子,虽然白真虽然向他解释他们只是朋友,可是还是醋到不行,想到白真以后会离开十里桃林,会娶妻生子,就很难受,可是为什么会这样?作为看着白真成长的长辈,看到白真长大,成家,不应该很高兴吗?
  墨渊看着猛灌酒的折颜,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兄长是何时对那只小狐狸从舔犊之情变成男女之爱的?或者说,对白真从来都不是舔犊之情,而是把他当童养媳养着的?”折颜听完墨渊说的话,吓了一大跳,“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对真真动那种心思?我,我和他不应该是长辈和晚辈的关系吗?”墨渊觉得旁观者清这句话果真一点都没错,一向通透的兄长这次却不知道自己对自己养大的小狐狸动了情
  ,兄长好不容易动了心,就让他这个做弟弟的,好好为二人助攻吧
  “兄长,长辈会因晚辈和朋友之间太过亲密而吃醋吗?,会因想到有一天他要娶妻而难过吗?”,折颜摇了摇头刚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心头好像被针扎了似的疼了一下,掐指一算暗道不好,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向十里桃林赶去
  。
  此时的白真在十里桃林迎来了自己的上仙劫,按折颜教他的那样凝神聚气,气沉丹田,可本该是三道天雷的,不知为何到了白真这硬生生的变成了五道,而且一道比一道狠,五道天雷劈完了,白真飞升上仙,元神变成了银色,白真看到一抹最为熟悉的身影,是折颜,折颜来了,他是不是还在为小五说的那个狼族公主的事情生气,眼皮越来越沉,晕了过去

营救②

人物ooc,不喜勿喷

  由于折颜和白真在桃林中干“大事”毕方就百无聊赖的在桃林口守门以及随时待命,以毕方的经验用不了多久他就需要离家出走让四叔来找了,想着自己本是一个悠哉悠哉的神兽现在竟然成了一个看门鸟,当然这不是关键,给万羽之祖守门也是一个无限光荣的事,给四叔当坐骑也就是时不时的被离家出走然后收获折颜上神威胁的眼神,这整日的被喂狗粮加背锅算是怎么一回事,唉…鸟生悲哀啊…
  不一会披甲的七只狐狸一条龙和一颗石头便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十里桃林,在来的路上还商讨好了战术,首先是由辈分最高也是白真亲爹的狐帝白止携夫人一起打头阵,其他人去救白真,救完白真后,白真由白凤九照顾,其余众神把折颜吊起来打,打够之后让夜华收尾,发水淹了桃林。不得不说战术制定的还很详细。
  到了桃林口,看到了正在守门的毕方,毕方被这阵仗给吓坏了,连忙说不能进不能进,白止问他为什么不能进,毕方红着脸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说什么来,白止的暴脾气上来了,想着折颜虐待白真还派毕方在桃林口守着,于是一掌把毕方扇飞了(毕方:(´°̥̥̥̥̥̥̥̥ω°̥̥̥̥̥̥̥̥`)为什么都欺负我,我容易吗)
  这时白浅申请先进桃林探路,被批准后首先进入了桃林,进入桃林后,发现折颜的卧房被一层薄薄的仙障围着,这仙障设的并不牢固,白浅一试居然打开了,白浅打开门冲了进入,
  看到屋里衣衫不整的两人后,白浅:我是谁?我在哪?这个甚是“诱人”的神仙是我四哥吗?被“捉奸在床”的两神也懵了,白浅就算反应再慢也反应过来了说道:“我什么都没看见”说罢急忙退了出去。白浅想四哥被折颜给……了,而且自家四哥怎么看怎么想下面那个,这若是让阿爹知晓可就不是揍折颜一顿淹了桃林这么简单了,想拦住白止给二人争取时间的白浅,发现此时阿爹正站在自己身后,脸色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

十里芳华⑥


人物ooc
不喜勿喷

—————————————————————

  不过,白真那是在乎这等小事的神呢,挨了打,祸还是照闯不误,有一次兄妹二人在外游玩,入了狼族地界,狼族皇子洛尘想和白浅打招呼,被白真误以为他要调戏白浅,这事护妹狂魔白真怎么能忍,在狼族的地盘上把那洛尘打了一顿,狼族族长也是个暴脾气不问自家儿子发生了什么,就带着儿子到了狐狸洞去告状,白止还以为是白真欺负人家洛尘了,刚要拿鞭子抽白真,这时候一直沉默的狼族落尘开口了,说自己是觉得那个小妹妹长的好漂亮,想和她做朋友,而白真误会了,听了事情的经过后,双方互相道了歉,狼族族长脾气也耿直爽快,知道是一场误会,也向白止道了歉。
  白止还把狼族那父子俩留下吃午饭,那洛尘倒是和白真找到了许多共同语言,白真告诉他被动不动就跟人搭讪,弄成这样多尴尬,洛尘也和白真说别动不动就打人,弄成这样是挺尴尬的,说着说着,二人像是被对方给逗笑了,洛尘说狼族的大门随时为他们兄妹俩敞开欢迎白真白浅随时到狼族来找他玩,白真答应了,于是一场误会,打了一架,白真倒是交到了一个朋友。
  洛尘比白真大上个几千岁,但那次打架却没有打得过他,这让洛尘很是不服,三天两头的去桃林找白真比试,这本来就让折颜看他很不顺眼了,更让折颜吃味的是比试就比试就比试,切磋就切磋,打完你喝哪门子酒,谈哪门子心?这小狐狸还一口一个洛尘叫着,叫着还真亲热,根本就是无视我,是可忍孰不可忍,合着你是来看着我的桃花,喝着我的酒,抢我的狐狸来了?
  就这样,老凤凰折颜的醋坛子成功的翻了,笑的有些瘆人的走到洛尘旁边,洛尘看到他这样吓得战战兢兢的说:“折…折颜上神,小仙还有事,、还有事,先告辞了”白真还想叫住他问问,就听到折颜笑的春(甚)风(是)满(吓)面(人)的说了句:“不送”洛尘仓皇的逃出了十里桃林。
  白真问折颜这是干什么,折颜说没什么,单纯的看那洛什么尘不顺眼,说罢还骄傲的甩了甩袖子酿酒去了。留下白真一人还在那想洛尘没惹到折颜啊,折颜该不会是吃醋了吧?算了,不想了,还是去哄哄折颜吧,别真生气了不理我了。
  说着就走向酒窖轻轻的叫了声折颜,(我们折颜上神当时的表情是这样╭(╯^╰)╮)白真是连撒娇带着卖萌的,都不好使,最后干脆往地上一坐说道:“折颜,你说你吃的哪门子醋嘛,大不了我不让他以后三天两头的来桃林找我了还不行”折颜 :“去把后山的两亩地翻了吧”收到命令的白真说了句:“折颜最好了”说完还在折颜的脸上印下一吻,然后飞快的跑了出去用清凉的溪水洗了洗自己红红的脸,而折颜在酒窖里摸着白真吻过的地方,甜蜜的笑了笑。
  这个时候,超萌小萝莉白浅小朋友来了,“四哥,你怎么在这洗脸啊?你的脸好红,是不是生病了吗”白浅心疼的问道,白真尴尬的说:“没,没有,四哥没生病,四哥这是热的,对,热的,”白浅当时也单纯以为白真是热的,以至于许多年后白浅回忆起这个场景,说道不愧是我四哥,才两万多岁就开始对折颜‘图谋不轨’了,哎…不对啊,这个词好像不大合适,算了,管他呢 。
  白浅听说狼族有一些青丘没有的美食,便缠着白真带他去洛尘那里做客,白真就和折颜打了声招呼说带小五出去玩,两只狐狸拎上一颗夜明珠就去了狼族,串门去了
  由于上次来过,白真和白浅很快就到了狼族,洛尘自然很欢迎,带他们在狼族到处转了转,认识了洛尘的义妹一同,一同也很是热情好客,好像很是喜欢白真,年龄相近的少年和少女们总有说不完的话题,临走的时候还让他们带了些狼族特有的美食 。
  可有了吃的,也不耽误白浅说话啊,到了桃林在折颜面前可劲说那一同姐姐怎样怎样,怎么漂亮啦,怎么有才艺啦,巴拉巴拉一大堆,还觉得四哥看她的的眼神不一样,觉得一同喜欢自家四哥,还天真的说狐狸和狼可是很配的,问四哥她会不会是自己以后的四嫂?说完这句话白浅闻到了好大一股子酸味,虽然不知道为何,但直觉告诉她此地不宜久留,于是溜回了狐狸洞,留下被坑的白真在桃林承受醋意。